栗原镜

无论如何我都要去试试 就是我不能证明我可以,也有证明我不可以。

【NS】死之恶言(上)

没头没脑的摸鱼
超级短小的上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的下
题目与正文不符!!!






没有章法,没有道理,樱井翔已经在这个赌场里赢了很多钱。

二宫和也和樱井翔本来是来执行任务的,据说有个组织老大躲在这个赌场里,然而当他们来到赌场的时候,他们就被人包围。

他们是被发现了吗?

好像没有。

那些包围他们的人只是推攘着他们两个到21点台前,然后有人开始起哄喊着“来两把”。

樱井翔无奈只能坐下,之后就是开头所说,他自己都无法相信21点他能胜那么多把。21点靠的是运气和出色的判断,纵使樱井翔判断的再出色,在不会算牌的前提下,以他不寻常的霉运,怎么可能不输?

二宫和也自然是知道他的相方不会算牌的,但是这不代表别人知道。

赌场里的人开始怀疑这个陌生脸算牌,在赌场里算牌被捉住下场可不止暴打一顿那么简单。

二宫和也担心会不会出岔子,于是他用脚踢了踢樱井翔的椅子。

以他俩常年的默契樱井翔就是不混赌场也知道二宫和也在担心什么,所以他打算爆一次牌,让赌场的人放下心,不然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可是当第一张牌是J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好。

第二张,是A。

赌场内开始骚动,赌场里的人把他俩扯下椅子。两人都了解这个时候他们还不能暴露。起码不能连这次任务对象都没见到,不然鼻青脸肿的回去指不定要被其他三个人笑话十天半个月的。

何况,还不一定能回去。



他们被蒙着头一路押到了一扇门前,看装饰好像是赌场老板的房间。难道这么顺利就见到龙头了?

太奇怪了,这个任务从一开始就进展的异常顺利,是任务提前暴露了吗?

没有时间给樱井翔多想,面前的门就已经打开。和消息中给的一样,门后是一个40来岁的中年,极其普通的长相,并不怎么突出的气质,甚至可以说比起早晨电车里的上班族还要普通。

从他们被押进门开始,这位普通的黑道龙头就一直打量着樱井翔。就在樱井翔被盯得发毛时,龙头看向了二宫和也,他的眼神里有着樱井翔看不懂的复杂。

在打量完两人后,龙头做了个手势让那些押着他们的人全都退了下去。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上来了,这位龙头是多有信心能一对二呢,还是……

“二宫和也先生,樱井翔先生,你们好,我是铃木真彦”龙头终于开口说话,声音里带着瘾君子的沙哑,“我知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。”

果然,局里有内线。

樱井翔看了一眼旁边的二宫和也,正好对上二宫和也的目光。看他的样子,好像对内线的事情并不意外。

“要杀我的人太多了,我总该防着点儿。在你们行动的前一天我就收到了消息,然后布下了这个局。”铃木喝了口面前杯子里的茶,瞥了一眼樱井翔和二宫和也早已挣脱的双手,“放心,我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想和你们玩一个游戏。”

话落,铃木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老式左轮。

“既然在赌场,我想和樱井先生赌一赌运气,赌一赌二位能不能杀死黑道龙头。”边说,铃木边往左轮里塞了颗子弹。

当铃木正要继续说的时候樱井翔打断了他,“铃木先生,我想我们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和你用命赌俄罗斯转盘。毕竟,你并不是那位黑道龙头,不是吗?”

铃木顿时一愣,然后笑了笑“樱井先生若是不敢赌,便直说吧,但不要质疑的身份。”

“质疑什么?质疑你是瘾君子吗?”这时,二宫和也开口调笑了一句。

随后铃木的面色顿时惨白,甚至身子发颤。就在二宫和也要继续揭老底的时候,铃木一口淤血从嘴里吐了出来,还没来得及吐第二口,便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死了。

“应该是他喝的那口茶里有问题,看他样子好像并不知道那位想让他死,这龙头可真厉害,连我们也被摆了一道”二宫和也耸了耸肩转头看着樱井翔说道。

“从局里到赌场他可都算到了,无论如何都不会对他有损失,这龙头确实厉害,不是吗,赌场老板”樱井翔移开了看着铃木的眼睛,转头对上二宫和也的目光,然后慢慢说道“或者,我应该称你为,黑道龙头二宫和也。”

——TBC——

嗨,这里是眼镜www感谢能够看完的大家

在学校只能用手机排版真是太难过了

排版恶心文字粗糙宝贝儿们能够看完真的是万分感谢

时间有限偷偷摸鱼,本来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脑洞……然而并没有写到自己想看的地方【二哈】

宝贝儿们我们下次摸鱼再见ww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