栗原镜

无论如何我都要去试试
就是我不能证明我可以
也有证明我不可以
随缘写|百里挑一的丑陋皮囊和无趣灵魂
约会高考,死亡人皮

【JS】他是个时间旅人(上)

赶着年末凑着时间写出来了
ooc有,私设巨多
短小,不知道有没有下……
新年快乐










「我曾见过一位时间旅人,他从肩头拍落两场大雪。」









年初的东京仍下着雪,巷子边上的酒馆里依旧人声嘈杂。多年未见的同窗们勾肩搭背地边喝酒边抱怨生活。原本应该是其中一员的松本润只是在一旁看着,面前是从开始就没怎么动过的酒,坐在他右边的是在一个劲打游戏的二宫和也。

“我这两天一直做一个梦,梦见他住我对面。”松本润喝了口酒,突然说道。

听见这话,二宫和也愣了一愣,放下游戏机,转头调笑道:"所以看你这失魂落魄的样子,别是他真住你对门儿?"

松本润撇了撇嘴:"得了吧,刚搬去就打过招呼了,我对面住的可是位七旬空巢老太太。"

"指不准。"二宫和也耸了耸肩,拿起了屏幕上正显示着GAMEOVER的游戏机,慢悠悠地重开了一局,"梦和现实总有点偏差,万一人家住的是你对面楼上呢?"

正想开口吐槽,松本润就被酒馆另一边的起哄声打断。好像是一群联谊的大学生,酒馆在大学附近,这些应该就是松本润他们的学弟学妹们了。

起哄的中心是一对男女,男孩背对着松本润,站姿很好看,好看的让松本润觉得异常熟悉,而女孩正面对着他,不知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害羞,耳根红红的。

看起来是要表白?

“樱井くん,我…我…我从两年前就喜欢你了,请和我交往吧!”

好吧还真的是,真是青春,这种告白场面从松本润毕业后可就再也没遇到过了。

见男生迟迟没有反应,松本润那群喝酒的老同学就凑着热闹对着男生喊:“小哥你就答应她嘛,青春的时候就不要有什么顾虑啦!”

欧吉桑就是这样,刚才还在感伤自己的青春,转头就在小年轻的感情里搭一手。

不过因为老同学的这一喊,松本润才得以看见男生的正脸。那是一张非常好看的脸,尤其是那双眼睛,里面溺着大海,在这烟雾缭绕的酒馆里依旧闪着星辰。
而这双眼睛昨晚出现在松本润的梦里,梦里的他更加成熟。打开门时,这双眼睛带着笑意,有着松本润念了近十年的温柔。

现在这双眼睛正和松本润隔着酒馆对望,只对视了一眼,男生就撇过头去,但松本润清晰的见到那双眼睛里的闪躲。

就是他!虽然不知为何他还是大学生,但是松本润确信这就是和他相恋八年然后突然消失的樱井翔。

“对不起,清水,我无法对你这两年的感情做出回应。你别喝太多酒,我…我还有事,要先走了。”樱井翔的声音里带着着急,抓起了椅子上的双肩包,就要走,仿佛是在逃离什么。但是他没有成功,松本润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樱井翔的头低着不敢看松本润的脸,声音细小“对不起先生,我还有急事能让一让吗?”

看着面前的翘起的几根金发,松本润挑了挑眉“你要去哪我送你。”然后就搂着樱井翔,转头给二宫和也使了个眼色后出了酒馆的门。

刚出酒馆,樱井翔就挣脱了松本润,一冷一热激得他打了个喷嚏,然后脖子上就被围了一根围巾。

松本润盯着那双略带惊恐的眼睛和冻红的鼻子叹了口气,又拿下自己的帽子给樱井翔带上。

终是舍不得。

“谢谢你的帽子先生,但是我们素不相识,我这样带着你的围巾不好。”樱井翔脱下围巾和帽子,一边叠着一边说着,声音里带着疏离,“我还有急事,就先走了,先生再见。”然后把理好的围巾帽子塞进了松本润的怀里,转身跑开。

看着怀里叠的七扭八歪的围巾,松本润苦笑了一下,叫了两出租车回了新家。

狂喜后是大悲,这可真让人难过。

然后这种难过一直持续到了公寓的电梯间。电梯门就要关上,一个急匆匆的身影就挤了进来。对方按下楼层后就对上了松本润的眼睛,刚想转身出去,但电梯已经开始上升。樱井翔只好背对着松本润,整个人蔓延着止不住的尴尬。

另一边松本润看了眼电梯的控制面板,只想拜拜二宫和也,二宫和也这嘴太灵了,他怎么敢想念了十年的人现在就住在自己楼上!改天真该给二宫和也买个游戏手柄,好让这位大神继续显灵。


-TBC-

嗨,大家好
文字粗糙内容矫情,感谢看到这里的gn
本来想发在xgg的生日,但是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排了考试quq
不知道下什么时候写……
有意见和建议欢迎评论和私信www
祝大家新年快乐
年末注意保暖哦
我们下次摸鱼见

【NS】死之恶言(上)

没头没脑的摸鱼
超级短小的上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的下
题目与正文不符!!!






没有章法,没有道理,樱井翔已经在这个赌场里赢了很多钱。

二宫和也和樱井翔本来是来执行任务的,据说有个组织老大躲在这个赌场里,然而当他们来到赌场的时候,他们就被人包围。

他们是被发现了吗?

好像没有。

那些包围他们的人只是推攘着他们两个到21点台前,然后有人开始起哄喊着“来两把”。

樱井翔无奈只能坐下,之后就是开头所说,他自己都无法相信21点他能胜那么多把。21点靠的是运气和出色的判断,纵使樱井翔判断的再出色,在不会算牌的前提下,以他不寻常的霉运,怎么可能不输?

二宫和也自然是知道他的相方不会算牌的,但是这不代表别人知道。

赌场里的人开始怀疑这个陌生脸算牌,在赌场里算牌被捉住下场可不止暴打一顿那么简单。

二宫和也担心会不会出岔子,于是他用脚踢了踢樱井翔的椅子。

以他俩常年的默契樱井翔就是不混赌场也知道二宫和也在担心什么,所以他打算爆一次牌,让赌场的人放下心,不然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可是当第一张牌是J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好。

第二张,是A。

赌场内开始骚动,赌场里的人把他俩扯下椅子。两人都了解这个时候他们还不能暴露。起码不能连这次任务对象都没见到,不然鼻青脸肿的回去指不定要被其他三个人笑话十天半个月的。

何况,还不一定能回去。



他们被蒙着头一路押到了一扇门前,看装饰好像是赌场老板的房间。难道这么顺利就见到龙头了?

太奇怪了,这个任务从一开始就进展的异常顺利,是任务提前暴露了吗?

没有时间给樱井翔多想,面前的门就已经打开。和消息中给的一样,门后是一个40来岁的中年,极其普通的长相,并不怎么突出的气质,甚至可以说比起早晨电车里的上班族还要普通。

从他们被押进门开始,这位普通的黑道龙头就一直打量着樱井翔。就在樱井翔被盯得发毛时,龙头看向了二宫和也,他的眼神里有着樱井翔看不懂的复杂。

在打量完两人后,龙头做了个手势让那些押着他们的人全都退了下去。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上来了,这位龙头是多有信心能一对二呢,还是……

“二宫和也先生,樱井翔先生,你们好,我是铃木真彦”龙头终于开口说话,声音里带着瘾君子的沙哑,“我知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。”

果然,局里有内线。

樱井翔看了一眼旁边的二宫和也,正好对上二宫和也的目光。看他的样子,好像对内线的事情并不意外。

“要杀我的人太多了,我总该防着点儿。在你们行动的前一天我就收到了消息,然后布下了这个局。”铃木喝了口面前杯子里的茶,瞥了一眼樱井翔和二宫和也早已挣脱的双手,“放心,我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想和你们玩一个游戏。”

话落,铃木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老式左轮。

“既然在赌场,我想和樱井先生赌一赌运气,赌一赌二位能不能杀死黑道龙头。”边说,铃木边往左轮里塞了颗子弹。

当铃木正要继续说的时候樱井翔打断了他,“铃木先生,我想我们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和你用命赌俄罗斯转盘。毕竟,你并不是那位黑道龙头,不是吗?”

铃木顿时一愣,然后笑了笑“樱井先生若是不敢赌,便直说吧,但不要质疑的身份。”

“质疑什么?质疑你是瘾君子吗?”这时,二宫和也开口调笑了一句。

随后铃木的面色顿时惨白,甚至身子发颤。就在二宫和也要继续揭老底的时候,铃木一口淤血从嘴里吐了出来,还没来得及吐第二口,便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死了。

“应该是他喝的那口茶里有问题,看他样子好像并不知道那位想让他死,这龙头可真厉害,连我们也被摆了一道”二宫和也耸了耸肩转头看着樱井翔说道。

“从局里到赌场他可都算到了,无论如何都不会对他有损失,这龙头确实厉害,不是吗,赌场老板”樱井翔移开了看着铃木的眼睛,转头对上二宫和也的目光,然后慢慢说道“或者,我应该称你为,黑道龙头二宫和也。”

——TBC——

嗨,这里是眼镜www感谢能够看完的大家

在学校只能用手机排版真是太难过了

排版恶心文字粗糙宝贝儿们能够看完真的是万分感谢

时间有限偷偷摸鱼,本来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脑洞……然而并没有写到自己想看的地方【二哈】

宝贝儿们我们下次摸鱼再见www